新闻8点见丨135公里外,一趟开往高考的列车

原标题:新闻8点见丨135公里外,一趟开往高考的列车

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明日,全国1078万名考生将走入高考考场。对于经历过或即将经历这场大考的人来说,高考都将是人生中最难忘的时刻之一,是十年寒窗成色的检验,是为青春和梦想奋力一搏的“成人礼”。化用此前网络刷屏的黄国平博士论文致谢中的一句话:我走了很远的路,吃了很多的苦,才将这份考卷摆到自己面前。

“很远的路”到底有多远?对大杨树镇的孩子们来说,也许是135公里。6月6日,内蒙古呼伦贝尔大杨树镇,全国唯一的高考专列第19次启程,425名考生和家长乘坐本次高考专列,前往135公里外的阿里河镇参加高考。

这是全国唯一高考专列连续开行的第19年,也是大杨树站客运主任程显闵在这里工作的第19年。据程显闵介绍,2003年首开高考专列的时候,有1100多人乘坐高考专列,现在由于私家车多了起来,高考专列则没那么多学生来乘坐了。程显闵的女儿也是2008年乘坐高考专列参加的高考,“用我女儿的话来说,想把高中时期与同学们最欢乐的时光留在高考专列上。”阅读原文>>>

大杨树镇地处大兴安岭南麓,是鄂伦春、达斡尔等少数民族聚集地,由于高考考点必须设置在旗(县)所在地,大杨树镇的考生每年都要到135公里以外的阿里河镇参加高考。此前,由于交通不便,考生和家长要多次换乘汽车、火车才能到达考点,赶考出行极为不便。2003年,原哈尔滨铁路局为考生们开通了高考专列,19年来已累计往返运送考生3.4万人。

如果将人生也比作一趟专列,高考这张车票的另一头则是大学。近日,“浙江独立学院将采取与高职院校合并转设职业技术大学”的消息传出引发舆论关注,相关学校的学生和家长明确表示反对。对此,浙江省教育厅6月5日发布消息称全面暂停此项工作。

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和相关高校的明确表态,回应了学生和家长的关切,对于平稳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极为重要。事实上,独立学院完成转设,是大势所趋,但相关院校转设一事引发舆论关注,也折射出另一个问题,即本科层次职业技术大学建设存在“一头热”、“一头冷”的现象:在国家和地方教育主管部门一头“热”,在学生、家长和社会舆论一头则“冷”。

出现当前独立学院师生不愿意转设为职业本科的问题是值得深思的,这也意味着我国要把职业教育真正建设为和普通教育平等的类型教育,任重而道远。在我国的教育体系中,职业教育长期以来被作为“层次教育”,是低于普通教育一个层次的教育,而非“类型教育”。

作为类型教育的职业教育,应该是包含专科层次、本科层次、硕士和博士层次的教育,如专业硕士就是职业教育。同时,普职完全平等,可自由融通。推进这一转变,显然不可能仅靠建本科层次职业技术大学来实现。为此,必须从顶层设计上,按建设高质量类型教育,来构建教育管理与评价体系,切实消除对职业院校的歧视。独立学院转设职业技术大学,不能只是“一头热”|新京报专栏

高考之外,网络上关于“土地出让金”的讨论仍在引发热议。近日,财政部四部门联合发文,明确“土地出让金等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土地出让金”作为地方财政的重要组成部分,由财政部门划转税务部门征收,其目的是什么?土地出让收入归属是否发生改变?对于房地产行业以及企业而言将受到哪些影响?

粤开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罗志恒表示,此次调整的是征收机构,而非土地出让收入的归属权,土地收入归属权仍在地方,只是从自然资源部征收土地出让收入转由税务部门,与之前社保改由税务征收是同一逻辑。

对于“土地出让金”由财政部门划转税务部门征收,中指研究院指数事业部研究副总监陈文静认为,有利于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的征管效率,降低征收成本。同时,有利于土地出让收入的使用更加规范化,一定程度上将约束地方政府对资金的使用范围。

那么,这对于房企将带来哪些直接影响呢?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认为,征收部门划转,“土地出让金”的征收管理将更加规范,企业欠缴、拖缴、模糊处理等现象,可能会得以矫正。“开发商如果想拖延缴纳土地出让金,可能就行不通了。”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施文泼说。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涉及税务部门,“土地出让金”征收部门的划转也引起房地产税方面的相关讨论与猜想。房地产税是否会加速落地?在贾康看来,“土地出让金”征收部门的划转与房地产税没有直接的关系。

科尔姆托宾是个掌握了熟稔写作技巧的作家,他曾来到中国讲授写作技艺,是哥伦比亚大学英文系教授,小说曾获得都柏林国际奖。乡愁,家庭,母子,父辈,移民,困境……这些构成了传统爱尔兰小说主题的旋律,在托宾小说的节奏中更是反复出现。

上周,他在都柏林的家中接受了《新京报》文化客厅栏目的采访。在采访开始时,托宾面对大量的文学问题,不得不严肃回答,然而当闲聊到他与猫的故事时,托宾展现出了自己真实而诙谐的性格,很难想象,那些忧伤而令人绝望的故事,出自一个在生活中如此享受乐趣的作家之手。

当记者问到托宾写作时身边的猫时,他笑称,这只猫其实是邻居的猫。当时正在写那部叫《名门》的小说,这是关于古希腊的悲剧阿伽门农的故事的时候,里面有一段说到儿子弑母的情节。当写到弑母这一段的时候,突然这只猫就跳到桌上来了,才有了这样一张照片。

此后托宾还补充道,“因为我在爱尔兰西部区域有一座房子,那儿的邻居也有一只猫,我很喜欢那只猫。因为我在下午写作的时候,常常要有个伴儿,所以我在超市发现很好的猫粮之后,就会在下午的时间段把那只猫引诱到我家来,让那只猫来陪着我写作,之后再把那只猫放回去。”写作时,我要带走邻居家的猫丨专访托宾

编辑 魏冕 彭启航 校对 李世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