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门槛太高、孩子时间太少……校园冰雪运动该如何发展?

随着气温的不断下降,冰雪运动迎来了一年中最热的时节。和大多数对场地要求不高的夏季运动不同,冰雪运动进校园受到场地、师资等条件的较大制约,即便是在“体教融合”政策的出台和正在不断贯彻深入的背景下,吸引更多的青少年参与冰雪运动也面临着不少难点,如参与的门槛和价格较高、学生的业余时间有限、冰雪企业能否以长远眼光去培育青少年参与人群等。

《消费门槛太高、孩子时间太少……校园冰雪运动该如何发展?》

12月20日,2020中国新时代校园冰雪运动发展论坛在北京举行。图为上午进行的第二个圆桌论坛环节,参与讨论的嘉宾包括浩泰董事长张远(左二),北京滑雪协会副秘书长、八达岭滑雪场总经理张岩(左三),万国体育CEO张涛(右一)。

在12月20日举行的“2020中国新时代校园冰雪运动发展论坛”(以下简称“校园冰雪论坛”)上,北京远景浩泰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远表示,冰球、花样滑冰近几年受到越来越多一二线城市家境较为富裕的孩子的喜爱,但是,高端的属性和较高的消费门槛也意味着冰球、花样滑冰把更多的普通家庭孩子排除在外,这显然不利于这两项运动在青少年群体中的推广。

北京市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王宁在“校园冰雪论坛”上介绍,在北京,一名青少年参与冰球、花样滑冰的年花费大约在十几万元至二十万元。按照张远估计,能够负担孩子长期打冰球和参与花滑的家庭,年收入需要达到80万元以上,这显然不是一般家庭所具备的条件。也难怪,在家长群体中广泛流传的一个所谓的“鄙视链”名单,能够支持孩子打冰球与学马术的家庭站在了所谓的“鄙视链”顶端,但在张远看来,这绝不是值得冰雪行业高兴的事情。

如果说马术在全世界都属于高端运动的话,冰球和花样滑冰只在中国成为高消费运动的代表。过高的消费门槛,极大阻地碍了这两项运动的普及。以北京为例,全市的室内冰场数量已经超过30家,全市青少年冰球运动员的注册数量却只有5000多人。据记者了解,在加拿大,一家好一点的室内冰场所覆盖的青少年冰球运动员人数就能达到4000人左右。从国民收入看,加拿大的人均国民收入大约是中国的5倍,但是一名加拿大冰球少年的年花费只有北京冰球少年的1/3。

《消费门槛太高、孩子时间太少……校园冰雪运动该如何发展?》

冰球家长与冰娃们。孩子打冰球对于家长来说不仅需要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还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投入。视觉中国供图

高端化对于中国冰雪运动推广来说是一个明显的弊端,这也是张远一直在呼吁冰场运营企业降低冰球、花样滑冰培训价格、呼吁政府有关部门为冰场运营企业减负的原因。如果按照北京家庭年收入达到80万元以上的和家庭子女适龄的数字预估,北京能够负担孩子打冰球的家庭可能只有两三万个,再刨去孩子不喜欢或未选择冰球的家庭,这么看,北京想要在已有5000多个注册青少年运动员的基础上继续提升青少年冰球人口,增长空间已经非常有限。但如果一名青少年冰球运动员的年花费能够降到5万元以下,更多的中等收入家庭的孩子有可能参与冰球,这项运动的普及推广空间才能发掘出来。张远认为,国家提出“三亿人上冰雪”,那么冰雪运动应该是一个普世教育,即每个孩子都应该能够接受冰雪文化的熏陶,如果一项运动只是作为少数人运动,它最终可能连喝采的人(观众)都没有。

北京市滑雪协会副秘书长张岩谈到的也是冰雪运动的普及问题。他说到一个现象,就是承接冰雪运动进校园活动的培训机构是不是可以把这项工作当做是赚钱的事情。张岩认为,“冰雪企业一定不能把它当成是一个挣钱的事。”他说,“我们知道,承接冰雪运动进校园的企业能够从学校、教委得到的经费是有限的,可能仅够成本的钱。如果冰雪培训企业还想从这个经费里赚取利润,只能通过减少教练的配比,或是降低教练的待遇去达到。但是,冰雪运动都带有一定的危险性,比如雪场,正常情况下,教练与学生的配比是一对四,一对六,最多一对十,但如果是一对三十,不仅起不到任何冰雪普及的作用,甚至连学生的安全可能都保证不了。”

《消费门槛太高、孩子时间太少……校园冰雪运动该如何发展?》

12月16日,内蒙古乌兰察布的学生在学习滑雪。视觉中国供图

张岩建议,在冰雪进校园这件事上,冰雪行业不要只看眼前利益。其实很简单,每一个喜欢上冰雪运动的孩子,未来他都是冰雪行业的消费者,但如果冰雪企业为了眼前的几百块钱而导致这些孩子没有入门,是整个行业失去了未来。

即便是冰雪消费的门槛降低、冰雪企业也能够以长远眼光去做好冰雪运动进校园的普及工作,但还有一个关键问题需要解决,万国体育CEO张涛在“校园冰雪论坛”上表示,那就是孩子参与运动的时间从哪里来。

张涛说:“我们做过统计,中国一线城市的孩子一周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就12到14个小时。孩子把这12到14个小时去学英语、学数学之后,就没有时间从事体育运动。”

张涛以万国击剑为例,他说,万国击剑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同行,而是学科教育,在孩子的业余时间就那么多的情况下,孩子每学一门课外学科辅导课,就意味着必须减少体育运动或其他业余爱好的时间。

按照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在“校园冰雪论坛”上的主题演讲所说,“学校体育要实现的目标从最开始的单一的增强青少年体质,到帮助学生实现享受乐趣、增强体质、健全人格和锤炼意志,这样一个价值定位跟原来的单一目的有了根本区别。”

《消费门槛太高、孩子时间太少……校园冰雪运动该如何发展?》

12月20日,2020中国新时代校园冰雪运动发展论坛在北京举行。图为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做主旨演讲。

王登峰表示,“从学校体育来讲,我们过去忽视了体育的育人的价值。”今年以来,国家连续出台关于“体教融合”的文件,推动学校体育的发展,有望逐步改变张涛所担忧的孩子们缺少业余活动时间的现象。

但中小学生的“减负”还需要一个过程,张涛建议相关部门、冰雪行业可以从更加重视冰雪运动进大学做起,相比起学业压力较重的中小学生,大学生能够自由支配的时间明显更多,但是目前冰雪运动进校园的活动主要以进中小学为主,大学反倒成为一个相对薄弱的环节。

资深冰球人、央视冰球解说嘉宾袁勐通过视频直播观看了本次论坛,他在论坛结束之后向“冰球家”表示,“体教融合”现在说的很多,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体育原本就应该是教育的基本组成部分。

他说,体育是人格的教育。体育给人带来的顽强拼搏,坚持不懈,团队合作,崇尚荣誉的教育,都是一个人的社会化指标体育是一个人从出生就要接受的身心适应社会发展能力的教育。体育,是人格的塑造,是伴随国民一生的终身教育。

袁勐认为,教育系统要提高对体育的认知,根据中国的国情以及时代背景做好自己的配置工作(场馆、师资),从幼儿园的体适能系统,到小学、初中、大学逐步发展完善分项竞赛联盟。这项工作应该结合社会资本资源的整合介入(奖学金制度等),借以快速达成教育体系内的分项体育联赛联盟的目标。真切希望不再有类似“冰雪进校园”这样的口号,因为这是社会各界对教育系统的唤醒和期许(本就是学校应该做的)。我们希望今后能听到看到教育系统在时代背景下的有所作为。

注:本文大部分内容转载自12月22日《中国青年报》的相关报道,少部分内容为“冰球家”添加。

本文封面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第二届全国大学生冰球锦标赛开幕,期待带动校园冰球运动发展

《冰球少年》上映,无论孩子打不打冰球,都值得一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